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河北治白癜风的中医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06:55:2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河北治白癜风的中医,南昌好的白癜风医院?,江西治白癜风的仪器,海南白癜风发病原因,昂仁白癜风医院,北京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家,太保白癜风医院

尽管极右翼的勒庞败选令法国内外许多人士都长舒了一口气,但未来几年,奉行中间路线、主张经济改革的马克龙能为法国带来多少福祉?至少对法国社会的中下层国民而言,也许应当抱有谨慎悲观的态度。《雅各宾》杂志近日发表了巴黎政治学院副研究员C. Georgiou题为《马克龙现象》的评论文章,对新近当选为法国总统的马克龙背后的政治基础进行分析,并预测了左右两翼融合、改组,以致最终精英阶层摆脱掣肘、重新对法国政治加深控制的趋势。

本文为编译,有所删节和转述,各项标题有所更改。

自从今天的法国——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自1958年建立以来,政权就一直在社会党以及共和党等右翼政党间轮替。然而,这次大选第二轮投票的两位候选人却无一来自传统大党,马克龙所属的“前进之中!(En Marche!)”仅仅由他本人在一年前创立,而勒庞所属的国民阵线,一向被法国主流社会视为边缘势力。

考虑到国民阵线自1986年来的稳步成长,以及西方世界今天全方位的极右翼兴起,勒庞的成功尽管令人惊讶,但却并非不可理解。相比之下,年仅39岁、从政不到5年的马克龙的成就,就更值得仔细的分析。

马克龙正式步入公众视野还仅仅只有3年(那时他被任命为奥朗德政府的经济部长),他迅速开展了新的中间路线的政治运动,吸引到了广泛的支持者、充分的媒体曝光,横跨政治光谱。然而,将这仅仅归因于他的个人魅力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法国统治阶层的各个集团都积极响应了他的政治主张,并一力促成他的当选,如果我们观察主流媒体是如何给予他超额的正面曝光,就可以看出他得到了法国权力结构中关键人物的何等力度的支持。

统治阶层的这一支持出自于对马克龙能够协助他们转变法国的政治制度、支配政府政策的信念。马克龙的当选意味着他们能够重整法国政坛,清除过去二十年中他们所提出的改革议程遭遇到的不可胜数的障碍。

统治阶层的自己人

马克龙属于法国统治阶层的自家人,亦即法国知名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所说的“国家贵族”。正如多位社会学家指出,在法国,高级别的公务员构成了全社会中最有权力的群体。

这类精英都毕业自法国所谓的“大学校(grandes écoles)”,其中尤其重要的属于国家行政学院(ENA)和巴黎综合理工大学(Polytechnique)。法国金融检察院(IGF)总是招募来自前者的顶尖学生,而法国矿业团雇佣后者最优异的毕业生。这些精英人才甫一毕业,就会成为领衔政府最重要部门的关键官僚,成为政党巨擘的幕僚或运行法国最重要的蓝筹企业。

马克龙2004年于国家行政学院毕业,同年为财政部聘为金融检察官——全年该校也不过五到六名学生能获此殊荣。有着这一背景的官僚往往会主持财政部最重要的职能:财政和预算,或者央行以及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他们会填补大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行政职务乃至董事局席位,法国最大的两间银行巴黎银行和兴业银行的CEO和主席,无一例外出身这一背景。

这一群体的政见总体偏右,尽管在文化议题上会呈现更多多样性。至于在社会经济议题上,这一群体的意见保持一致,实际上,他们设计和施行了过去三十年来法国所有的主要经济政策。而马克龙属于这一群体中偏自由主义的一翼。马克龙早先加入了主要由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构成的中左翼精英组织“格拉古兄弟会”,2015年巴黎恐袭之后数日,在这一组织的年会上,马克龙强调恐袭本身也给法国穆斯林带来伤痛,并提醒会中成员,任何有穆斯林特征的人士会因此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其受雇比率会降低到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在德国的难民政策上,他赞成德国无限制接纳难民的政策,抗击伊斯兰恐惧症,倡导多元文化主义。

马克龙与政界顶层的接触来自于他在2007年被萨科齐委任为跨两党的阿塔利经济增长委员会的报告起草人,那时他结识了奥朗德及其密友儒耶。儒耶可谓马克龙的仕途贵人,作为当时的新晋部长、此前2005到2007年金融检察院的总长,以及“格拉古兄弟会”的前辈,他很快发掘了马克龙(儒耶和马克龙都展示了金融检察官跨越党派对立的能力,前者受到萨科齐和奥朗德的重用,而马克龙除为萨科齐做事以外,还在10年受到了时任总理菲永的招募)。财政部四年仕途之后,马克龙进入了罗斯柴尔德公司,作为这个顶尖金融咨询公司的一员,他为蓝筹公司和国家提供建议或为之谈判,并很快证明自己是个中好手,而说到他的业务和职位,即使在巴黎的金融人士中也属凤毛麟角。作为奥朗德竞选运动的一分子,他在奥赢得大选后成为他的助理秘书长,为奥朗德的社会-自由转向,法国的税收政策乃至外交出谋划策,其中包含了2012年与德国妥协、加强欧元区银行政策中央化的决定。这照应了他今天对分裂的国民议会的攻击,以及塑造一个涵盖右翼偏左、左翼偏右的中间政治力量的倡议。

2015年马克龙参与的“格拉古兄弟会”活动。

如果发掘马克龙的支持者,我们简直可以摘出一个法国统治阶层的名人录。从主要资助人、零售和房地产巨头Henry Hermand,到巨富的《世界报》拥有者之一Pierre Bergé,从前金融检查官、开启了自己咨询公司的Alain Minc,到密特朗友人、金融家Jacques Attali,从医药业巨头主席、顶尖金融家Serge Weiberg,到WTO前总干事Pascal Lamy……《世界报》一度援引法国统治阶层内部的争论,谈到马克龙是"世纪"组织(巴黎最重要的精英俱乐部)梦寐以求的人物:一个推行亲商业政策的左翼人士”。

在所有的候选人中,马克龙有着最符合精英阶层的职业路线。这照应了他的中间派的政治口号,以及对法国统治阶层中相当广泛的一部分人士心中战略的沿袭。然而,他的企划并非独创,至少在2002年就初见端倪,是不断加深的政治危机将他推至潮头。

中间道路的昨日与今天

自上一次大选以后,法国统治阶层就认定,一个中间道路的政治联合是必不可少的。从前总统瓦尔斯在党内党外的诸多努力、试图通过“马克龙法”或“El Khomry法案”尝试就足以见之,然而,包括国民阵线在内的极右翼的兴起分裂了保守派,使得这些努力都化为泡影,这一再加强了这些精英通过党派重组来革新法国制度运行逻辑的想法。

现行的法国宪制要求政治按左右对立来进行组织,在选举实践中,国民议会的组成不断极化。作为对立的两方,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奥朗德,都无力推进统治阶层所翘首以盼的改革。早在2002年,希拉克决定性地击败勒庞之父时,向中间靠拢、加强政治联合的提案就被放到他的案前,然而那时他拒绝了它。2007年,马克龙所属的“格拉古兄弟会”公开就一度呼吁左右联盟,只是乏人响应。萨科齐曾经一度做出许多积极尝试,但2009年,在事关国民身份认同的争论上,为了防止选票向极右翼流失,他又再度右转,脆弱的合作破裂。奥朗德、朱佩、前首相拉法兰,都曾为这一理念发声。

然而,对这一法国统治阶层不断演进的理念最清晰的说明,却来自工业界巨头,让-路易·贝法,他在业界内部被称为“法国工业的教皇”,以及法国矿业集团的“教父”,他长期担任CEO、以及今日荣誉主席的企业,属于法国工业关系网的中心,可视同法国版的西门子或通用电气。这位业界巨擘加入了马克龙的党派,并且早在2015年就声称他梦想着看到一个伟大的政治联合,由朱佩担任总统、马克龙担任总理,并且他们可以“一起推进施罗德样式的改革”。在另一个采访中,他主张,任何一个成功的国家都要求左右的合作,但是法国有着20%不接受现实的极左翼,20%或更多的同样如此的极右翼,以及剩下的60%,“如果他们保持分裂,好吧,我们将不会有能促成改革的多数派”。

有着法国工业“教父”之称的贝法。

贝法的模型部分来自德国和法兰西第四共和国的例子,然而,他绝无意愿放弃今日行政一端取得的巨大权力,这对维持法国统治阶层在政治体系中的影响力是至关重要的。他企图弥合政治计划、促进中间联合,而这能解释为何他和马克龙都希望将某种程度的比例代表制引入法国立法机关的选举方案。他们显然受到了其他国家议会制度的启发,尤其是德国的制度。法国的统治精英将德国式的政治联合视为国内资本主义的力量的来源。此外,法国的统治阶层也亟待通过施行改革,来重获来自他们的德国伙伴的信赖。由此一来,他们多少模仿德国制度的尝试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实际上,法国的这一改革无疑是德国精英进一步改革欧盟和欧元区的先决条件。后者企图将各国财政交由一名欧元区财政部长进行统筹,以及进一步地提升向欧盟集权的水平。而这是贝法和马克龙这些年以来反复主张的。

未来法国政治

鉴于法国政坛的四分五裂,诸般重组和联合早已紧锣密鼓地进行。第一轮竞选中失利的菲永早已被置于右翼强硬派的影响下,他的重要竞选幕僚米永,早先就因私下与国民阵线联盟而被自己所属的政党开除,并多年以来一直主张与国民阵线的联合。勒庞一边也一直企图吸收主流右翼的选票。而在左翼,早在他声明支持马克龙竞选之前,瓦尔斯就一再谈及对更广泛的政治重组的支持。

至于今日胜选的马克龙,则面临着社会党分裂的局面,一边是包括瓦尔斯在内的大佬的鼎力支持,以及他们加入新政府的企图,一边是宁可在野的势力。政党内部的勾心斗角已经开始,这决定了大选后的斗争生态。至于梅朗雄,他本可以和阿蒙组成联盟,一如许多左翼分子所偏好的那样,这个联盟本可以代表马克龙及其统治阶层支持者前进道路的唯一的坚实阻碍,然而这个可能性现在显然已经被消除了。

对左派来说,他们越早意识到政治重组的动力学,及其所蕴含的统一的必要性,他们就能越好地再分类和组织起来,做好马克龙政府的反对党。来源李裕晨)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喀什白癜风医院